太阳照常升起

posted on 28 Feb 2020 in series book_review

这是读的海明威的第一本书, 读这本书也是想感受一下旧闻的 “海明威式” 的语言魅力, 然而在读的时候却强烈感受到了塞林格…

(剧透时间. 麻烦那些觉得 1+1=? 被点破都觉惊恐的青年们赶紧捂着嘴尖叫着跑远吧)

书的情节平淡无奇. 听人评论说这本书 “节奏高亢” —- 不知道他在讲什么. 一开始只是几男一女从一个酒馆跑到另一个酒馆再跑回去, 各种城市名, 大街名, 咖啡, 酒吧, 酒, 酒, 酒… 以及男主杰克到晚上后难以抑制的难过.

然而这本书还是一开始就靠他的语言风格吸引了我, 什么风格? 要我说就是 <麦田里的守望者> 的风格. <麦田里的守望者> 在高中的时候害我不浅 (另一本是 <钢铁是怎样炼成的>), 现在却还是逃不了对这种腔调的迷恋. 两本书都有机巧的嘲讽, 这种冷冷地一针见血总能搔到痒处, 给我一种高高在上的不屑带来的满足感. 里面的人物也都各有一种对人情世故隔岸观火的清透, 对之想爱爱不动, 逃又逃不脱, 只好把 "俏皮和怜悯" (比尔语, 最爱比尔这个任务) 当做处世手段. (当然知道海明威和塞林格鸡生蛋蛋生鸡哪个先哪个后, 只不过先读塞林格, 只能先入为主而已)

另外吸引我的是读的时候始终不解的问题: 这几男一女到底什么情况? 所有男的都在绕着布雷特转, 既然布雷特和杰克相爱, 为什么这么他妈的矫情地不在一起, 非要 “这么想想不也挺好吗”? 如我愚钝, 要不是因为读另外一本书, 到最后也不知道, 原来杰克是个被战争摧残了的 “无根之男”… 这明显具有象征意义吧 (据说). 包括那句 “大街上车夫, 马匹和马鞭都浮现在行人上头” 都充满了醋酸味儿…

后来他们决定去潘普洛纳的圣费尔明节看斗牛, 去钓鱼, 这算两个故事的小高潮吗? 不过好像无所谓了, 因为这本就不是科幻或悬疑小说, 只是当时战后生活的本来而已: 没有高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