蝇王

posted on 30 Jan 2020 in series book_review

这是书封中写的对书的评价:

作者将抽象的哲理命题具体化, 让读者通过阅读引人入胜的故事和激动人心的争斗场面来加以体悟, 人物, 场景, 故事, 意象等等都深具象征意味, 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文学巨著之一

我喜欢的很多作家也推崇这本书, 公认的名气显而易见.

可是我欣赏不来.

故事是好故事, 然而并不 “引人入胜” 或 “激动人心”. 不是作者就是译者或者读者, 反正肯定有一个不对劲儿. 迫于书的名气, 未免倾向于怪我自己不对劲, 这又让我恼怒…

作者的表达和描写, 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致. 读读下面的句子:

“而合唱队, 引人注目地不那么像一个团体…” “支撑着浓黑树顶的光树干被淡褐色树干和叶冠茂盛的棕榈树所代替…” “男孩子们不完全统一的逐渐平静了下来…” “你有把握吗? 我是说, 真的吃准了?”

如果作者就是这样写的, 那他可能从来没看过 <风格的要素>. 读这些绕来绕去的句子, 去想象它所描绘的情景真能把人累死; 如果是翻译成这样的, 什么狗屁翻译!

作者和译者都在使着一股劲儿: 作者要使劲儿把他写成一本政治寓言, 连里面的小孩儿都不像个小孩儿了, 哲理命题和象征意义是一大堆, 但太他妈的刻意了. 而译者则使劲儿的本土化, 甚至乡土味儿都出来了. 我就想问译者, 你家小孩儿会问你 “真的吃准了?” 吗?

作者对人性的观察和深刻的确是一大亮点, 但我觉得他还是写杂文更合适一些. 我是因为对最后情节有所期待, 以及强迫症才把它读完的. 真是像逼自己看了一场尴尬的开口秀, 或者加上译者, 双簧.